当前位置: 首页> 社会

潜海先锋

发布时间:20-11-10

2012年,长篇报告文学《潜航—海军第一支潜艇部队追踪》一书出版。为了创作此书,我曾到海军档案馆查阅了大量人民海军初创时期的电文、档案,又赶赴几所海军干休所,采访海军第一支潜艇部队官兵。在我拿到的全部275人名单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名字已经画上黑框,而健在的,也都进入了耄耋之年。

1951年,在战火硝烟中诞生不久的新中国人民海军,选派了275名官兵,成立潜艇学习队,按4艘潜艇的编制,秘密前往前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驻旅顺基地潜艇125支队学习。

那时,这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匆忙组织起来的学习队,从艇长到水兵,年龄在16岁到25岁之间;文化程度大学、高中寥寥,初中居多,还有小学生。他们中有一半以上是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营、连、排职干部,士兵中有四分之一参加过解放战争。

学习队全体官兵,没有人了解、接触过潜艇,除了二十几位翻译,没有人懂俄语。在短短的3年时间里,他们必须掌握艇长、航海、机电、通信、声呐、雷达、鱼雷、枪炮等20多个专业,近百门课程。

《潜艇构造》是每个学员必学的一门公共课。第一堂课,苏军教官手里拿着一个潜艇模型,对大家说:“说到潜艇,首先应该感谢一个叫阿基米德的科学家。我们所有的潜艇,都是根据阿基米德定律而设计的。”

教官的话音刚落,一位学员立即举手问:“请问教官,什么是阿基米德定律?”

教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你不知道什么叫阿基米德定律?”

“是的,我是第一次听说阿基米德定律。”

教官又问大家:“还有不知道阿基米德定律的吗?不知道的请举手。”

一下子,差不多有一多半的学员举起了手。

教官疑惑了:连阿基米德定律都不知道,怎么学潜艇?

二艇艇长刘蕴苍是个传奇式人物,参加了刘公岛起义,后又转战东北。小说《林海雪原》中杨子荣的原型是他的战友。解放天津时,他已是一名副连长了。

就像飞机起落是飞行员的基本功一样,离靠码头也是潜艇艇长必备的基本功。刘蕴苍就在离靠码头这门基本功上“卡壳”了。

离靠码头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什么风、什么潮、在离码头多少距离停车,都非常有讲究。停车早了,可能靠不上码头;停车晚了,便会撞上码头……好几次离靠码头,刘蕴苍都遇到了“拦路虎”。他感慨:“真比打仗还难啊!”

轻潜水是潜艇舰员必须掌握的一项基本技能。舰员在进行水下侦察、水下作业时,离不开轻潜水。潜艇万一失事,轻潜水是个人救生的应急手段。

没料到,第一次训练就“砸了锅”。一位副艇长第一个爬进发射管,关闭后盖后,传出“嗒嗒、嗒嗒”的敲击声,表示他“感觉良好”。接着开始注水、供气、调整平衡,两分钟过去了,没有敲击信号传出。又过了一分钟,还是没有敲击信号声。教官一个箭步冲上去,打开发射管后盖,将那位副艇长拽了出来,他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潜水医生赶忙为他供氧,副艇长慢慢醒了过来。原来,关上后盖、开始注水时,这位副艇长太紧张,没有调整好呼吸,被一口气“憋”住了。

大家面面相觑,这个科目太危险了。

第二天,重新开始训练。

教官又将步骤、要领讲述了一遍后,下达口令:“第一名出列!”

“到!”不知什么时候,学习队队长傅继泽已经穿戴好轻潜水装置,从队列中跨了出来。

教官没有料到会是傅继泽,他愣了一下:“队长同志,你……不需要你第一名,你可以让你的士兵先训练。”

傅继泽坚定地说:“不,在学习队的序列里,我排名第一。所以,这次训练我也应该是第一名。”

傅继泽走到鱼雷发射管尾部,沉着地打开后盖,弓着身子爬进发射管,又关闭后盖。“嗒嗒、嗒嗒……”管内传出“感觉良好”的敲击信号。教官发出指令,傅继泽开始操作往管内注水、供气并调整平衡。

两分钟后,管内又传出“嗒嗒、嗒嗒……”的敲击信号。教官发出“打开前盖”的指令,傅继泽打开发射管前盖,推出浮标,慢慢爬出发射管,上浮出水。

当傅继泽摘下面罩时,教官连说:“队长同志,‘哈拉绍’‘哈拉绍’(俄语‘好’的意思)!”

后来,晋升为海军副司令员的傅继泽,回顾在潜艇学习队艰难的学习生活时说:“那时候我们是为祖国而学习,为军队而学习,为军人的荣誉而学习!”

潜心苦学,呕心沥血。3年后,人民海军第一支潜艇部队诞生。(黄传会)

上一篇: 是旗舰车型更是文化倡导者 观比亚迪汉演绎王朝盛世
下一篇: 我局举行海棠68环球美食商业街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示范区授牌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