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社会

陈可恩:李嘉诚跑了香港记者这样看

发布时间:20-11-17

由一篇在《瞭望智库》上发表的文章《别让李嘉诚跑了》所引发风波,可谓没完没了,最引人入胜的是坐拥340亿港元的香港首富、亦是文中的主角李嘉诚,竟然亦参与在这场口舌之争中。

香港媒体《苹果日报》上周报导,一位电盈忠实小股东,见到李超人不停被批评,于是投稿去一份报章,题为《我最尊敬的人是李嘉诚》,文章登后,竟得到李嘉诚的回信,信中提到“最近出现的风雨”令他诧异之余,又指:“错误观念和盲信的蔓延,容易让怀有动机的人,乘势把别人钉在‘耻辱柱’上”。如此大感慨,是真的因为不白之冤,还是另有玄机?

在罗天昊指责李嘉诚在中国经济紧张时刻,不停抛售中国资产,严重影响大陆信心后。长和已罕有地发出了一篇声明自辩,解释了选择离岸设立公司,是为了让企业取得更现代化架构和更高效运作模式,更把部分国企拖下水,指它们亦在海外设置离岸公司。然后再力陈,长和系在中国的发展规模,包括发展中,及将发展之总楼面面积远高于2,000 万平方米;在内地的零售店铺由两年前的1300间增加至今天2300间,增幅为77%。

听起来振振有词,不过这也许只是事实的部分。翻查重组前长和系的旗舰上市公司和黄(和黄比重组前的长实有更多地产以外的业务)过去十年的收入结构变化,在2004年,和黄在欧洲的收益总额为603.16亿港元,占了集团总收益的33%,而整个中国包括香港加上内地的收益在当时为641.75亿元,占了整体的35.77%。再看和黄重组前最后一份年度业绩,即2014年的情况,其欧洲的收益总额已经升至43%,而香港和内地的收益总额却跌至27%。

再加上长和系近年的确积极收购海外资产,包括电讯、火车及飞机租赁、机场停车场、水电及供气业务等。当中近期最大型的一笔收购,属斥资逾千亿元,收购英国电讯商O2。

反而长和于内地及香港两地已鲜见如此大型的投资,近3年在香港仅成功夺得一幅地皮,投地成绩与2010年至2012年期间投得11幅地皮大有差距。在内地,长和更大手出售资产,例如2013年先后出售内地河南省的107国道驻马店公路路段,以及上海陆家嘴的商厦。

李嘉诚中国内地、香港以及欧洲业绩贡献情况表 图来自网络

当众多的数据和事件出现,难免被市场解读为撤资,或者温和点说,是“把业务重心从亚洲逐渐转而至欧洲”。业务转移的真正原因,只有李嘉诚肚里的虫才有机会知道。所以引发不少阴谋论,包括与中央政府、与自治区政府关系有变,唯长实则认为加重欧洲投资,是为了避免中国经营风险,而这个解释,其实亦有几分道理。

致股东函谈经济寒流

中国经济数据放缓,近期出口负增长,采购指数下跌,港商们的确担忧中国经济。经济冷风已经在袭击香港的转口业,过去自由行在港豪扫奢侈品的景象亦不复现,不少国际大品牌如Coach、Marc Jacob,都关闭了它们在中环或尖沙咀的旗舰店。

中国经济放缓,也影响到港商在内地的生意,例如在内地拥有不少商场的恒隆地产主席陈启宗,日前在公司中期报告中的致股东函中,就点出了中国的经济风险,他用了恒隆在香港和内地一线和二线城市中的发展项目收入情况作例子,道出了经营的艰难。而他得出的结论是:"也许经济的更大隐忧在于楼市疲弱。"

因为中国房地产活动与整体经济约有百分之二十关联。过去人人争建楼房,经济遂水涨船高;如今情况逆转,带来的影响亦然。楼价停滞的负面影响亦已出现,企业投资也比以前谨慎,而在出口方面,陈则指“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成本价格差距已收窄”。再者,全球经济低迷,加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欧美发达国家也减少了对大部分中国货品的需求。

但值得注意的是,陈启宗对于政府所采取的刺激政策短期提振经济的效果,并没有冀予太大期望。如政府的救市政策,他认为“当政府去年底开始把大量流动资金注入经济体并导向上海和深圳股市时,我们知道迟早会带来麻烦。”

内地资本财大气粗 力压港商

而且香港企业不止担心中国经济,还要面对内地企业来港的竞争。过去十多年,香港商人北上寻宝的同时,其实一批内地企业亦南下来港插旗。分析认为内地企业投资香港市场,除了可以分散市场风险,更因为香港的法治、营商制度比较成熟和完善,可以让内地企业机构赚取经验,而且香港市场开放,亦是中资走入国际市场的平台。

上一篇: 同样是春日野餐,时髦人都这么穿搭抢镜
下一篇: 我局举行海棠68环球美食商业街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示范区授牌仪式